【微党课】连载丨毛丰美的故事——忠诚篇


时间:2016/4/28

上    任

 “我毛丰美就是个普通的农民。现在咱家的小日子过好了,乡里乡亲们看上我了,公社领导信任我了,让我带着大梨树社员过上好日子,我咋办?别忘了,我是一名共产党员……”

1980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的5月31日,邓小平在一次重要谈话中,公开肯定了小岗村“大包干”的做法,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农村改革势在必行!

  1980年,对于大梨树的村民来说,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他们推举毛丰美当上了大梨树生产大队大队长,自此,大梨树村村民在毛丰美的带领下,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创业历程,大梨树村也由一个人均收入不足百元,村集体负债累累的小山村,变成了今天社会总产值达14.2亿元、集体资产超4亿元、人均收入超2万元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并先后被授予全国生态文化村、中国幸福村庄、全国文明村、全国旅游示范村等荣誉称号。当年,大梨树村村民选择了毛丰美,这似乎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但从社会发展进程看,则是一个历史的必然。  1980年元旦刚过,大梨树生产大队开始酝酿选举新大队长了。“树叶青,树叶黄,村村队长干不长。”这是农村曾经流传的一句口头禅,说的是生产队队长更换得多频繁。队长换得频,除了个人能力原因,更多的是社会原因。当时的农村,“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农民被牢牢捆住手脚,农村经济几乎瘫痪,几乎所有的生产队,“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农村经济无路可走,这时候的生产队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处施展。“四人帮”垮台后,大梨树社员已经感到,农村将发生变化,农民生活有了奔头,大梨树村再不能像过去一样频繁更换村干部,应该选一个有思想、人品好、有能力、有长远打算的人来做大梨树村的当家人了。此时,公社领导和社员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了同一个人身上,这人就是毛丰美。  毛丰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初中毕业后便开始当兽医,凭着诚实善良的秉性和过硬的手艺,在十里八村赢得了好口碑,还获得了省科技标兵的称号。当时,毛丰美家的小日子过得殷实。此时公社领导和村民要让毛丰美当大队长的消息传到妻子耳朵里,妻子首先不干了。她嫁给毛丰美后,也穷过,也苦过,现在刚刚过上好日子,她不想让好日子就此失去。她叮嘱毛丰美,不能放着好日子不过,去接这个出力不讨好、受累挨骂的活儿。其实,用不着妻子叮嘱,毛丰美心里也清楚。这些年,他亲眼看见大队干部走马灯似地换了一茬又一茬,都是光鲜亮丽地上台,灰溜溜地下台,多少年过去,山河依旧,村民仍在受穷。这样一个破底子烂摊子,谁接到手里不觉得扎手哇。  那些天,毛丰美走到哪里,人们对他都显出格外的热情,虽然没有对他说什么,但毛丰美从他们的眼神里分明看到了信任和期盼。公社党委书记则亲自把毛丰美找到办公室,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后,直接对毛丰美讲:“小毛,你脑瓜子活,日子比别人过得好,还是党员,应该带领大梨树群众,一起过上好日子。”  群众和领导的信任,共产党员的责任,让毛丰美无法推辞了。他在党委书记面前拍了胸脯:“大队长我干了。”听说毛丰美应下了,妻子急了。毛丰美对妻子说:“我毛丰美就是个普通的农民,一个会点手艺的小兽医。现在咱家的小日子过好了,乡里乡亲们看上我了,公社领导信任我了,让我带着大梨树社员过上好日子,我咋办?小破被——叠起来?别忘了,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不能给脸不要脸!”妻子也没让劲儿:“你现在是要脸了,将来干砸了,让人家轰下来,不是照样没脸吗?”毛丰美犟劲上来了:“我干砸了,他们把我轰下来,我干好了,他们还会轰我吗?”妻子马上顶一句:“别人都干不好,你就能干好?”毛丰美认真地说:“你记着,我不干拉倒,要干,我就一定把这大队长干好了!”  毛丰美说这话,不是一时意气用事,32岁的毛丰美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加上他骨子里就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干什么事,就一定要干好,要干出个样子来。更何况,从打听到要让他当大队长这风儿起,他的心里就在反复琢磨,真让自己当上这个大队长,怎么干?怎么干的路子没有想出来,可有一点他想通了,“四人帮”垮台了,党不会让我们老百姓永远过穷日子的,只要党给了好政策,让我们放开手脚,就一定会找到通往幸福的道路,大梨树的村民就一定会过上好日子。正是基于这种信心,他才有底气在公社党委书记面前拍了胸脯,在妻子面前说了豪言。妻子了解毛丰美的脾气,知道他这次是叫真儿了,他叫真儿的事儿,别人就无法改变了。豪言归豪言,毛丰美深知要让大梨树这条底漏帆破的船重新起航是件多么艰难的事情,他必须拿出自己全部的智慧、精力和心血。于是,他改变口气对妻子说:“当上这个大队长,将来可能就顾不上家了,以后你要多挨累了。”这话真让毛丰美说着了,从打当上了大梨树生产队大队长那天起,毛丰美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再也没管过家。按妻子话说,家就是他的旅店。

  大梨树村又一任新大队长上任了,找毛丰美谈话的党委书记不会想到,一个全国劳动模范、辽宁省特等劳动模范、辽宁省优秀党委书记、连续5届全国人大代表,就是从那时迈出了第一步;大梨树村的村民也不会想到,若干年后大梨树村翻天覆地的巨变,来源于他们在正确的时间里选了一个正确的人。而毛丰美自己想到了,从当上大队长那天起,他就要把自己的全部智慧都倾注到“村官”这个位置上,就要把毕生的心血全部都浇洒在大梨树的山水中,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提   拔

“放心!我毛丰美不会走,别说让我去当局长,就是让我去当县长,我也绝不会离开大梨树村!”



  大梨树村出名了,毛丰美出名了,大梨树村的村民却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为什么呢?短短几年,大梨树村穷困的面貌改变了,班子团结了,村民满意了。这几年里,毛丰美作为一个村级领导,不仅展示出自己的人格魅力、领导能力,也彰显了他对党的政策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的能力;更为突出的是,他勇于实践,敢于实践,总是想在先、干在前。改革开放的年代,不仅大梨树村需要这样的好干部,各行各业都需要这样的好干部。于是村民们想到,大梨树水浅,怕难再养住毛丰美这条大鱼了。  村民们的不安,绝非空穴来风。那期间,的确有许多单位看中了毛丰美这个人才,县领导甚至已经有了将毛丰美调到县畜牧局当副局长的动议。毛丰美要被提拔了,毛丰美要吃“皇粮”了。家里人为毛丰美高兴。提拔了,说明上级看中了毛丰美,将来前途远大;吃“皇粮”,对于当时的农民来讲,其诱惑力也绝不亚于被提拔,吃“皇粮”意味着捧上了铁饭碗,终生吃穿不愁。不安归不安,村民也在为毛丰美高兴,毕竟毛丰美为大梨树付出那么多,被提拔、吃“皇粮”是应该的。但村民开始为大梨树村的前途担忧了,他们想不出,毛丰美离开了大梨树村,谁能替代得了他。他们也不敢想象,毛丰美离开了,大梨树村前景会怎样?村民的这些不安心理和担忧的情绪,在一次记者的采访中彻底释放出来了。  那是一次普通的采访,采访前记者已耳闻毛丰美可能被提拔,于是,采访中,记者随意问了一句:“将来,毛书记被调走,你们愿意吗?”本来活跃的采访现场顿时沉默了。那时候的毛丰美已经是村委会主任、党委书记一肩挑了。一位村民很动感情地说:记者同志,倒退七八年,你们谁知道我们大梨树,别说来采访,请你们都不会来。可现在,记者这个来那个走,为啥呀?我们这儿变了?咋变了,毛书记领导得好啊!一位老者接过话头:毛书记能被提拔,我们高兴。只是我们实在舍不得……  消息传到毛丰美耳朵里,让他久久不能平静。可以说,倒退七八年,毛丰美听到自己要被提拔的消息,一定会兴奋不已。真被提拔了,不仅他自己从此吃上“皇粮”,全家也都可以跟着进城,一起过上城市人的日子了。但此时的毛丰美,断然谢绝了上级领导的好意。他决定继续留在大梨树村,不仅仅是大梨树村村民舍不得他,他也实实在在舍不得大梨树村了。从上任那天起,毛丰美脑子里装着的就是如何改变大梨树村的穷困面貌。白天想,晚上想,大梨树村的远景规划渐渐成熟,美好蓝图也十分清晰了。这个时候让他离开大梨树村,这些远景规划靠谁来实现?毛丰美意识到,要大家跟着他一心一意地奋斗,落实那些远景规划,把美好的蓝图变为现实,首要的是给大家一颗定心丸,稳定大家的情绪。于是,他在群众大会上郑重承诺:“放心!我毛丰美不会走,别说让我去当局长,就是让我去当县长,我也绝不会离开大梨树村!”  毛丰美这样说的,也真是这样做的。后来确有破格提拔他当主管农业副县长的机会,真的被他放弃了。毛丰美的话赢来的是经久不息的掌声。毛丰美接着话锋一转说道:“你们不希望我走,可有一条,那你们可要跟着我受累了!”群众异口同声地说:“有你领头,累死我们也干!”毛丰美接着说:“只要你们不怕累,我毛丰美一定让你们过上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毛丰美对众人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大梨树村八山半水一分田,大头在哪儿?对,在山上!所以我们大梨树村的希望也在山上,我们要想过上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就要指望着这些山。”有人沮丧地说:“咱大梨树山倒是不少,可都是些穷山,没矿产没土特产,哪有啥指望啊?”毛丰美说:“穷山要靠治理,姑娘丑要巧打扮。”接着他追问了一句:“大家想想,要是把这些荒山栽上果树会怎么样?”“要过好日子,小打小闹不行,就要大干,我们就要在这些荒山上建成万亩果园,谁脑瓜快给我算算,一亩地栽100棵果树,1万亩是多少棵?”有人立刻报出数字:“100万棵。”毛丰美盯着那人:“再算算,一棵树结50斤果,是多少?”那人回答:“5000万斤!”毛丰美接着问:“1斤少算,卖1块钱,多少钱?”那人很快算出:“5000万元!”在场群众一阵惊呼。

  毛丰美继续开导:“而且这些果树一旦结了果,会有20年的盛果期,那就意味着我们大梨树每年都会有5000万元以上的稳定的收入,加上别的收入,你们说,我们的日子会比城里人差吗?”在场的群众开始欢呼起来了。毛丰美摆了摆手,会场静下来。毛丰美认真地对众人说:“我不是在给大家画饼,也不是告诉你们,天上会掉下来这个馅饼,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就是我们大梨树的远景规划,我们大梨树的美好蓝图,要实现这个蓝图,没有巧道可走,只有干,只有流大汗,只有脱皮掉肉!”





文章来源:《辽宁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