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党课】连载丨毛丰美的故事(创业篇)


时间:2016/4/28

担重任

    “我干轻快活,重活留给谁?”

   毛丰美坚信,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所以总是干在最前面。村民心疼他,劝他歇一歇,他根本不理会。毛丰美说:“我干轻快活,重活留给谁?”毛丰美在群众大会上公布了他的远景规划和宏伟蓝图后的几天里,大梨树村的村头炕梢、茶余饭后,几乎谈论的都是这个话题。年轻人仍在激动着,憧憬着万亩果园建成后的景象。一些老年人却摇起了头,万亩果园,可不是靠气儿吹出来的,那是要一锹一镐修出来的,就算一年修出200亩,也得50年。谁会有这样的长劲?好长一段时间内,毛丰美真的不再提这件事了,于是村里人觉得,毛丰美觉出自己话说得大了,他自己也发现,这个宏伟蓝图不可能实现了。事实上,对于群众的这种反应,毛丰美是早有思想准备的。毛丰美明白,对于群众动摇的情绪,言语没有说服力,有说服力的只有行动。毛丰美对几个班子成员说:“我们的蓝图能否实现,有些群众不相信,你们信不信?”班子成员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信!”经过几年共事,他们彻底了解了毛丰美。毛丰美胆子大,敢干事,但做每一件事都不是一时心血来潮,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而且,毛丰美认定的事,无论有多难,他都会坚持到底做下去。

  1989年还没上秋,毛丰美就带着几个班子成员悄悄上山了,他们开始做整体的规划和准备,哪儿建梯田,哪儿该修路,水从哪里排,哪一座山上该栽什么果树,果园要从哪儿开始建起。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现场勘查,毛丰美心中有数了。10月,秋收刚结束,毛丰美就召集了由村班子、村组干部和强壮男劳动力组成的120余人的队伍开进了伊家沟,开始了垦荒造田。这时候,大梨树村村民才发现,毛丰美的远景规划可不是说说就了的事,他是要玩真的了!进了山,毛丰美抡起了第一镐。从那一刻起,他就身先士卒干在了第一线,寒风中,单薄的身子却冒着腾腾热气,衣裳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背上的汗碱一圈一圈画着图画。上任几年中,毛丰美总是在忙碌奔波中度过,他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但是他坚信,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所以总是干在最前面。村民心疼他,劝他歇一歇。他根本不理会。班子成员也劝他去干一点轻快活。毛丰美立刻瞪了眼:“我干轻快活,重活留给谁?”没办法,大家只能由着他的性子,让他去干。书记带头干,突击队员们哪个还好意思偷懒,个个拿出十二分力气。

  效率上去了,毛丰美开始抓质量。毛丰美对质量要求十分苛刻,不符合标准,梯田墙扒倒重砌,梯田重新平整。毛丰美对众人讲,我们不是整景,不是凑数,我们要建的是高标准的果园,建一亩是一亩,要经得起几十年的风吹雨刷。响鼓无需重槌敲,毛丰美一番话后,每个村组、每个突击队员都自觉重视质量,梯田建得又快又好。经过40多天的苦战,上大冻前,毛丰美带着突击队员在伊家沟里修出了500多亩高标准的梯田。一秋冬的果园工程结束了,可毛丰美的计划并没结束,建好的梯田不仅是样板,也是很好的宣传员,不用它们讲话,只要展现给村民看,就会形象生动地告诉大梨树村群众:万亩果园不是梦,只要肯出力,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去干,今年修了500亩,明年可能修到600亩,后年可能修得更多。坚持十年八年,万亩果园就一定能修成。毛丰美和班子成员一起,连租带借,组织了数辆卡车,将大梨树的村民一批批地拉进了伊家沟,让他们亲眼看看这些修好的梯田。村民们看到原来的荒山沟如今修成了高标准的梯田,个个心服口服,那些原来对建果园持怀疑态度的村民也纷纷表示,铁了心跟着毛书记干下去。  第二年春天,毛丰美趁热打铁,组织全民大会战,整地,挖坑,栽果树。为了涵养水源,他结合地形提出了修建“前撅嘴、后流水、天旱都不怕”的海绵梯田;为解决浇灌问题,在石头砬子缝里打了50多眼井;为了提高成活率,他制定了严格的标准——株距4米,果树坑里的砂和石头必须全部抠出来,加上底肥,再填进表层土;为了保证质量,他和班子成员挨棵树检查,不合格立即返工重栽。一个春天,500亩果树全部栽完,成活率几乎100%。

  初战告捷,完全达到了预期效果,让毛丰美松了一口气。

字碑

   “我们就是要干,只想不干就是扯淡。不说别的,连总结教训的机会都没有。干要苦干,弯大腰流大汗;干要实干,重规律,求实效;干要巧干,讲科学闯市场。”

   在大梨树万亩果园的最高峰,矗立着一座9.9米高的“干”字,这便是远近闻名的“干”字碑。“干”是毛丰美提出的口号,也是大梨树精神的精髓。毛丰美关于“干”的理解和论述,从大梨树村一直讲到人民大会堂,连国家总理都夸他讲得精彩。毛主席诗曰:“唤醒工农千百万,同心干。”邓小平说:“不干,连半个马克思主义都没有。”毛丰美讲的更为通俗具体:“我们就是要干,只想不干就是扯淡。不说别的,连总结教训的机会都没有。干要苦干,弯大腰流大汗;干要实干,重规律,求实效;干要巧干,讲科学闯市场。”

  毛丰美说的苦干,没有半点虚言,那时候没有机械化,工具就是铁锹铁镐,梯田的石墙是用手一块一块石头垒起来的,梯田的土地是用锹镐一寸一寸填出来的,万亩果园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润着大梨树人的汗水。苦干不仅考验着人们的体力,更考验着人们的精神和意志。人不是机器,会劳累,会厌倦,面对着日复一日的苦干,面对着似乎永远也治理不完的荒山,人们自然会产生畏难情绪,但是,当看到毛丰美走在前干在前的身影,畏难情绪便一扫而光。毛丰美就像冲锋陷阵的旗手,毛丰美冲到哪里,人们就跟到哪里。

  事实上,毛丰美也不是钢铁之躯,长年操劳使他身患多种疾病,那些年瘦得只有90斤,40多岁看上去像个小老头。虚弱的身体劳累了一天,骨头像散了架子,第二天早上都爬不起来。但他心里清楚,村里人都在看着他,他不能趴窝。鸡叫头遍,他便咬牙起身,天刚放亮他就出现在治山工地上。有一次大会战,突然下起了大雨,毛丰美让大家先回去,可大家看他不走,就谁也不肯走,看到这种情景,毛丰美又劝老人和妇女先回去,依然没有人下山。就这样,全村人硬是顶着小雨把一面山坡修完。还有一次,毛丰美嗓子疼得说不出话,脖子转动都困难,还坚持在工地干活,最后被大家逼着去了医院,医生一检查才知道,嗓子里长了个火疖子,医生给抽出半管子脓来……毛丰美坚持实干,从来不玩花活儿,无论干什么,都要求讲规律,重实效。当年修建万亩果园,更是十分严格。修梯田墙,要求大家一定用大石头打底,基础稳了,石墙才能牢固; 砌石墙过程中,要求不断地用长石头勾心,只有这样,石墙才能和梯田连为一体。毛丰美不止一次对村民说,咱建这万亩果园,不是建给别人看的,也不是图啥名声,咱是给自己建的,咱是给子孙后代建的,不图好看,就图实用,不图速度,一定要保证质量。毛丰美向来说到做到,谁会不信。所以建万亩果园过程中,人人重视质量,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万亩果园的梯田依然那么牢固。

  毛丰美十分重视巧干。有人说,毛丰美胆子这么大,可干的每一件事都干到点上,都没有干砸,真有福。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毛丰美干的每一件事,当时觉得挺吓人,可到头来总是能和党的政策合上拍子。这绝不是毛丰美有福,毛丰美敢干绝不蛮干。干每件事之前,他都要认真研究党的政策,研究大气候和小环境。比如建凤泽大市场,毛丰美多次考察调研,做到心中有数。但有了想法,并不马上决策,他在等待时机。邓小平南方谈话后,毛丰美见机会来了,立刻拍板上马。  大梨树村没有凤凰山那样的资源优势,但毛丰美会根据大梨树的自然现状,因地制宜地把每一个亮点都开发出来。大梨树村边有一条小河,平日水流很小,毛丰美就在小河上修起几条坝,把水蓄起来,然后在河边修建起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房屋,外地人走到这里,仿佛走进了江南小镇;大梨树果园下边,有一片涝洼塘,平时长满臭蒲柳蒿之类的野草,毛丰美带人把它挖成一个湖,栽上荷花,变成游客最爱的去处;果园山顶,传说挖出过900年生的大人参,山上还有两眼温度不一样的山泉,毛丰美带人在那里建成了药王谷,吸引了大批游客。大梨树村的今天是干出来的。从1989年起的10年间,大梨树组织了大小会战近百场,出工10万多人次,治理荒山20多座,修建了近百公里的环山作业道,18公里绿色长廊,建成2万多亩果园,栽种桃、梨、苹果、葡萄、板栗等优质果树100多万株,整治了70多条沟壑,并在沿沟沿河两岸栽植景观树。2008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大寨党支部书记郭凤莲来到大梨树村参观时,连声赞叹:你们大梨树村造地的规模是我们大寨的10倍,我向农民实干家致敬。

文章来源:《辽宁日报》